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向东 朝西 Z

手机登陆3g.c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向东,也叫朝西 3G门户创始人之一,3G门户(手机登陆3G.cn)为中国最早、最大的无线互联网门户,同时是手机软件全线产品+YY搜索运营公司,始于 2004年,CEO邓裕强。公司设立在广州和北京。 东西文库发起人之一。东西文库力图汇集有趣的想法并多方位传播。已出版《奇怪@壹》,即将出版《i手机》、《13亿》,翻译引进《失 控》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旅行的障碍  

2011-05-13 16:28:24|  分类: 照片或旅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旅行的障碍 - 张向东 - 张向东 朝西  Z

 
 

这三年大假期,我都去骑行,带上自行车,找一条风景不错的路线,骑上几百公里。

每当聊起骑行,听众总是通过以下三个关键词来鼓动我的虚荣心:一个人、国外、专业。这三个关键词包含我卓尔不群的品质和能力大概有:勇敢、外语好、有钱等等。

旅行总是会有点危险的,可也并不比日常生活的更多。

有一次,在法国南部,天黑之前,我没有找到旅馆,只好不断往前骑,快午夜的时候,一群酒鬼在车上冲我怪叫,还扔过来一支酒瓶,在我脚边碎开。

另有一次,一辆奔驰跑车疾驰而过,有人探出窗口骂了我一句:chinese pig。

——但这就是我所遇到过最大的敌意和危险了,其他,就全部是来自陌生人的帮助和善意。

在深夜,我敲开一户人家的门,告诉他们我迷路了,很饿,需要地方睡觉。他们换上衣服,带我去另外一条街的家庭旅馆。

大雨来临前,我在大山里无处可去,终于骑到一家汽车旅馆,跑去门前躲避,主人请脏兮兮的我进屋,坐在干净舒适的沙发上给我煮咖啡,为我烘饼干。

高速公路的路口,一对夫妇下车,在雨中帮我换车链。

每一个被我拦车问路的人,都耐心地指路,问我是否需要搭顺风车。

说到外语,我的英文水平,也就能看看报纸的新闻标题。去法国骑车那次,我的法语词汇量全部汇总都可以,就一个词—— “bonjour(你好)”。

熟悉语言,当然方便,可正如旅行就是要去不熟悉的地方才有趣一样,语言不通,感受方式不一样而已。

有骑到一段路,比较复杂,1:1的地图上横七竖八的路线,完全迷糊,许久也不见车经过,骑去一个伐木场。是星期日,散发着松木香的工场静悄悄的,一只大狗冲我叫了一两声,一个高大的男人走出来,用法语问我,应该是问我需要什么帮助,我用英文问他,要骑去巴约拿,应该怎么走。看他似乎没有听懂,又拿出地图指了指,他示意我放好自行车,跟他进办公室。

我喝着他煮给我的咖啡,看着他打开苹果电脑,用Google地图帮我查路线,打印,递给我,摊手耸肩又摇头,指指办公桌上的摩托车头盔,指指外面。我明白他的意思,太复杂了,他想带我一程。

戴上头盔,跨上亮锃锃的大摩托车,伐木场老板立刻变成了威风凛凛的骑士。他一直慢慢骑在我后面,甚至距离很远,等到快到岔路口的时候,他才轻轻超过我,带我选路拐弯,然后,又减速,远远跟在后面——多细心体贴的法国男人,不影响我骑行的节奏,又带好了路。直到骑上大路,大摩托酷酷地超过我,他头也不回地摆摆手,掉头回去了,大路上,只剩下没有说出thanks的我,扭头目送伐木场老板远去。

那次骑行,迷路多次。尤其是开始骑的两天,不看地图,从波尔多一路往南,所以,后来的日子,每天不断地拦截,不停地问路,确切地说,是要人家指路:打开地图,指指点点:

Here,turn right,understand?

Here,turn left,understand?

我有时候会开玩笑说,我英文不好,可是我身体灵活啊——说不清楚,可以比划。还有比我身体更灵活的呢。2008年,和一些朋友去非洲登山,一位队友只会一句英文,还是在飞机上学的:NO English。我也会担心他一个人出去回不来,可是,他每天和当地人笑得前仰后合,出去买个烟、日用品什么的,照样要什么就带什么回来,最后震撼我们的是,这个不懂英文的人,教非洲人学中文!他成了我们登山队里和当地人交流最多、最受欢迎的人。

很奇怪吗?语言在交流中会起到一半的作用吗?我记得自己经过一个聋哑儿童学校,骑进去在操场上看孩子们踢球,他们配合得很好,我帮他们捡回出界的球,他们会用眼神感谢,他们站到我旁边,我也能感觉到他们对我的好奇,是关于什么。那天我坐在操场边的木椅上,看着无声的球赛,就想,我们人类不也有过没有语言文字的时候吗?我不觉得那些小孩是残疾。

至于专业,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另外的含义。

一辆售价几万元的自行车是专业的,防风防碎的眼睛是专业的,速干排汗的内衣是专业的,一套可以拆卸飞机的修理工具是专业的——人们总以为那些专业是必须的,事实上,一次骑行后你就知道,会修车,记得一些长途骑行的经验,学会冷静地用常识处理突发事故,这些就够了。专业的是知识,不是需要很多钱买来的武装。

一位略长我几岁的朋友和我说他的父亲:

“60多岁了,每年从家里(郑州)骑到海南,一辆永久28车,几条备用胎和车链,包里就是打气筒、螺丝刀。”

是的,就是这么简单,正常人的体力,和正常人的勇气,就可以做到,可偏偏我的朋友们和我聊完,结尾都是说,真美啊,你下次带我一起骑吧,我肯定做不到。

看过柴静采访一个叫卢安可的法国人,他在中国乡村教书,他和当地农民一样吃饭,和孩子们像朋友一样玩在一起,我们都觉得他付出了巨大的勇气,做出了巨大的牺牲,做了很高尚的事——也确实如此——可他认为自己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,所以,他可以做到。

我听过无数人讲过,有一天要自由自在走遍世界,可结果,很多人待在原地,很多人报名参加了旅行团。卢安可说,自由就是内心没有障碍。我想,旅行的障碍,也是一样。

 

原文发表于“ELLEMAN”专栏,版权所有,请勿转载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8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